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诗意的野蛮——《卢旺达旅馆》  

2006-02-11 09:28:00|  分类: 电影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斯维新以后,诗已不复存在"
                    ——阿多尔诺(法)

诗意的野蛮

——《卢旺达旅馆》    

     在阅读了不多几本电影书籍之后,再看电影时反而没有之前的目的单纯了,以往看电影只是看电影,只是看电影之中的声画结合并且蚀刻于胶片之后给心灵带来的种种情绪。现在看电影时不自觉的会在大脑中将电影分解,欲进行一系列分析。
    看《卢旺达旅馆》时,我全然忘记了还需要分析些什么。尽管在开头我头脑里还在思考着这电影或许与《辛得勒的名单》有某些相同之处。通常对这部电影的简介也会将之于《辛的勒的名单》作比较。但这只是故事框架上的一种近似,这两部电影的差别还是非常之大的。
   在流畅的叙事之中,一切残酷与无奈皆暴露于非洲的明亮阳光之下。尽管在最煽情的时候大雨倾盆,但这电影描述的无疑是一次阳光下的罪恶。卢旺达种族冲突所导致的大屠杀完完全全让人失语,在如此残酷的现实面前,诗意被扼杀。电影作为艺术,有其直指人性深处的诗性力量。但诗意在事实面前,将完全被吞没,完全没有一丝一毫可喘息的余地。
   《辛的勒的名单》为了减轻残酷事实的冲击,将画面由黑白呈现,这样我们便与事实隔了几层,历史、胶片、黑白色,这是三层稍稍让人心灵不至太过震动的保护膜。《卢旺达旅馆》却只隔了一层胶片。2005年4月7日是卢旺达大屠杀的11周年纪念日,这段事实只过去了十一年,作为深度报道它甚至还可以登上新闻纸,即使已成历史,却也历历在目。导演用了彩色胶片,并且多处用了纪实手法,摄影机的晃动颇为强烈,人心对于人性的恍惚感觉愈加深刻,且无可自拔。在电影所描述的事实中人性完全丧失,使得这导演所使用的所有戏剧冲突效果,所有的紧张节奏安排,所有的蒙太奇,都变成一个放大镜,把这种人性的残忍放大到一种“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
    旅馆经理保罗为了挽救一千多名图西族平民不断的做着努力,而导演却将冲突设置的那样激烈,用好莱坞的紧张手法一次次把保罗的努力打破,并让他去面对更大的生命威胁。这些纠结人心的剧作技巧,让残酷在画面上看起来显得如此突出。而保罗所得到的帮助却是微乎其微,国际社会仿佛放弃了地球上的这块地方,把这块土地放置与已然疯狂了的人们手中。在《南方周末》12月份曾做过一个专版,关于纪录片《与魔鬼握手》,报纸里说道“在纪录片《与魔鬼握手》的导演雷蒙特看来,西方大国之所以对发生在卢旺达的种族灭绝行为袖手旁观,主要原因是——‘卢旺达不产石油’”。利欲熏心体现于电影中的所有角落,体现于屠杀与救赎的每一个缝隙之中,值钱的东西在救人的时候还真的可以起到些可悲的作用。保罗为了救人拿钱去贿赂所有的人,而西方大国的军火商们却为了钱把武器源源不断的提供到这片杀戮之地。我想起尼古拉斯·凯奇的《战争之王》,那部片子用黑色的语调诉说着军火商的利益与心灵,诉说着杀戮与良心。《卢旺达旅馆》把这些人性中的黑暗揭露的太过彻底,遍布道路的尸体也让人几欲掩面。尸体腐烂的味道无法通过胶片刻蚀到人的心中,我们却想捂住自己的鼻子。电影的诗学在这里似乎丧失了讨论的意义。政治以为尽管浓烈,却也被这故事完全埋没。阿伦·雷奈的《夜与雾》在战后纪录二战的集中营以及那场不堪回忆的历史时,深深压抑着愤怒,让画面缓缓前行,我们却始终被压抑在那无法言说的震惊之中。阿伦·雷奈几乎放弃一切特殊的技巧,仿佛有意去忽略一些表达的诗意。因为“奥斯维新以后,诗已不复存在;奥斯维新之后,写诗是野蛮的。”
    但杀戮任然存在。
    《上帝之城》之所在,通常是上帝所不在的地方。通常也是诗意所不存的地方。

诗意的野蛮——《卢旺达旅馆》 - whuizw - whuis blog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