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转贴]艾伯特的天堂  

2007-07-22 19:39:00|  分类: 拿来主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杰·艾伯特(Roger Ebert)是我喜欢的美国影评人,有一点原因是他的影评像我这样英文一般的人也能凑合看明白。靠写影评获普利策奖,并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有了一颗星星的人,他是唯一一个。有些时候也不同意他对一些电影的评判,比如他不喜欢大卫·林奇,给分总是很低。但他身上最重要的,是在电影评论事业上四十年的努力。最近,他癌症刚刚好转,马上开始了新的写作。

      影评怎么写,艾伯特无论如何都是个楷模。今天在网上看到的写他的一篇文章,觉得最后一段写得好:

      “艾伯特说,厄罗尔·莫里斯这部讲宠物墓园的纪录片,他大概看过三十遍,可直到今天,还觉得没够到底儿。我想,‘看过三十遍’这种话,要是由我这样的人的口里说出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因为你完全可以守在DVD机边上,专为达到这个数字,耗上三天三夜。可罗杰·艾伯特不同啊,他是在一万部电影之外,他是在二十几年的时间里,看这片子看了三十遍。只有在这种时候,你才会意识到,对于一个人来说,电影可能意味着什么。艾伯特在文章里引用了纪录片中宠物墓园园主太太的话:‘在天堂门口,仁慈的上帝肯定不会说:好吧,你是两条腿走道的,你可以进去;你是四条腿走道的,我们不能让你进去。’读到这儿,我的泪水突然流下来,我突然觉得电影世界也是这么一个天堂:你看过三十遍,你可以进去;你一遍都没看过,你也可以进去。”。 

下面是原文,一并转过来。 

[转贴]艾伯特的天堂

来源:南方都市报    
■映画书志学
乔纳森
  大约五年前,有一段时间,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每个礼拜都会读罗杰·艾伯特(Roger Ebert)在《芝加哥太阳报》上的影评。罗杰·艾伯特多少算是影评界的一个传奇,因为光靠写影评就写出来个普利兹奖,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1967年开始,为《芝加哥太阳报》写影评,一写就是40年。更何况还是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在美国,这可能真就“荣于华衮”了。可他的影评,我读来读去,感想无非是两个字:没劲。
  真正令我对艾伯特印象改观的,是在对电影的兴趣逐渐淡薄下去的时候读了他写的《了不起的电影》(The Great Movies,百老汇书局2002年初版)一书。1997年,艾伯特感到在日报上成天围着一些垃圾或准垃圾影片打转儿实在没什么意思,于是向《芝加哥太阳报》当时的波士建言,要写一些篇幅稍微长一点的关于经典影片的评论,隔周刊登一次。《了不起的电影》就是该系列截至2001年的精选集,一共选了100部片子,什么《乱世佳人》啊,《八部半》啊,《七武士》啊,都在其列。具体评估整份名单,实际上没什么意义,因为在英语里,Great并不那么“伟大”,而我也只是把它译作“了不起”;况且到了2005年,艾伯特又推出了《了不起的电影2》,收入写于2001年至2004年间的评论一百篇,把第一本书没涉及的许多影片包括进来了,比如中国的电影,选了《蓝风筝》跟《大红灯笼高高挂》--假如将来我有机会写一本《没什么了不起的电影》,这两部片子肯定也会入选。
  罗杰·艾伯特文风浅白,完全符合萧伯纳早年给自己设定的标准:不写任何外国人藉助一本字典读不懂的东西。可惜作为纯净水卫生指标之一的透明度,从来都不是文艺评论上的必要准则。用清浅直率的笔调来评析近年来好莱坞的那些垃圾影片,就如同做红烧肉却不放酱油。在奚落、挖苦和嘲弄方面,艾伯特哪里是《纽约客》那帮人的对手?
     《了不起的电影》当中的文字,与艾伯特的日常性影评有很大分别,一方面,他可以想说点什么就说点什么,不必再花大半篇幅去覆述剧情;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方面,他可以尽情地倾吐对电影的那份热爱,而不必再考虑使用哪些批判的字眼儿--既然它们都那么“了不起”。是的,罗杰?艾伯特是个擅长赞赏却不善于批判的影评人。在我眼中,伍迪?艾伦的《曼哈顿》是部什么样的片子?当然是充满小知识分子的自伤自怜的玩意儿。可艾伯特在文章的结尾是这么写的:“他拥有过她,但又失去了她,到如今,他们俩都意识到,属于他们的好辰光是一去不覆返了。他没有规划过未来,不过他试图重写过去。她呢,只会把他看做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它里面终究有一种温柔的东西,那是比奚落、挖苦和嘲弄更能打动人的东西。
      书里讲的100部片子,我大概看过80%,要讲观影经验丰富,谁敢跟艾伯特这样的专业人士比?四十年影评生涯,电影少说也看了一万部,普通影迷能达到他的十分之一就算不错了。然而,当读到他写《天堂之门》的文字时,我才真正明白什么叫“观影经验丰富”。艾伯特说,厄罗尔?莫里斯这部讲宠物墓园的纪录片,他大概看过三十遍,可直到今天,还觉得没够到底儿。我想,“看过三十遍”这种话,要是由我这样的人的口里说出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因为你完全可以守在DVD机边上,专为达到这个数字,耗上三天三夜。可罗杰·艾伯特不同啊,他是在一万部电影之外,他是在二十几年的时间里,看这片子看了三十遍。只有在这种时候,你才会意识到,对于一个人来说,电影可能意味着什么。艾伯特在文章里引用了纪录片中宠物墓园园主太太的话:“在天堂门口,仁慈的上帝肯定不会说:好吧,你是两条腿走道的,你可以进去;你是四条腿走道的,我们不能让你进去。”读到这儿,我的泪水突然流下来,我突然觉得电影世界也是这么一个天堂:你看过三十遍,你可以进去;你一遍都没看过,你也可以进去。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