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能者作智——杨德昌  

2007-07-06 00:34:00|  分类: 电影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守成规
       杨德昌当年在新竹的交通大学上学时,遇见过一位国文老师陈乃超,上学第一天,陈老师就跟他们说,把《大学》、《四书》之类统统都扔掉,告诉学生们中国还有其他的东西,在入学的一年里,老师“只教儒家以外其他几家,从法家开始,道家、墨子、鬼谷子……”杨德昌按照以前所学的起、承、转、合的方法写作文,成绩总是可怜的“丙”,大一下学期,他干脆随性,“想到什么写什么,乱写!结果,甲。”杨德昌从这里面学到并在他的电影创作中一直实践的道理,就是不守成规。
       老师在课堂上写过八个字,“能者作智,愚者守焉。”杨德昌选择作能者,从不固守自己已经形成的,驾轻就熟的手法。比如《光阴的故事》中《指望》一段,素描的是青春萌动女孩的心里小世界,到下一部《海滩的一天》立即换成对整个社会变迁描述的大作品。《青梅竹马》和《恐怖分子》关注现代都市人一身的毛病,之后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却开始对少年成长经历的一次发掘。《恐怖分子》很注重光影、声音与画面搭配的效果,到了《独立时代》,却丝毫不在意,选择让所有的人像话痨一样喋喋不休自己圆滑的做事原则。杨德昌最近正在制作的《追风》,又是一次创新,居然是一部武侠题材的动画片。杨德昌对此的态度是,“每次都是一次创意的实验”。

刺骨的矛
       讲述“孔夫子的困惑”的《独立时代》,是杨德昌讲中国人讲得最淋漓酣畅的作品。我一位新加坡的朋友说,当年初涉社会的时候,在新加坡电影院中看到这部电影,瘫在椅子里。当他从讲究诚信的社会到我们这个讲究世故,讲究人前一张脸人后人张脸的地方来工作,更是时常念叨起这部影片。杨德昌就像计算机工程师剖析程序运行一样解剖了这个每个人都“装得比真的还像”的世界。搞话剧艺术家嘴上“搞搞艺术”,其实信奉“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做戏就像做人,做人是为了人缘,做戏是为了票房”,顺便,再搞搞手下的女演员;公务员在上司跟前唯唯诺诺,像哈巴狗,其实暗地里钻营得厉害着呢,这一点《恐怖分子》中那位医生也是个彻底的例子,表面上温和得像一摊湿泥,但为了往上爬,陷害朋友不在话下,这泥里要包着块削尖了脑袋的石头。到了《麻将》,讲完了一圈骗来骗去、蝇营狗苟的人生“国粹”,最终得出个结论“这世界没有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到了《一一》,大约是杨德昌年纪渐长,主角也移到了中年人的危机,镜头速度沉稳,或者就像中年人的颓废劲儿。除了继续批这个世界的油滑,这中间多了一丝油滑过后什么也没得到的无奈。简南俊见到老情人,没有勇气越轨,只说“本来以为,我再活一次的话,也许会有什么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再活一次的话,好像……真的没那个必要。” 妻子每天在有复印机的办公室里办公,日子也沉闷的就像复印出来的,“我觉得我好像白活了。我每天像个傻子一样,我每天在干什么啊?”她进山修佛,回来觉得,还是没有什么两样。连十岁的简洋洋同学,也学会了拿相机拍别人看不到的后背,深沉地说“我觉得我也老了”。在电影这件事情上,杨德昌虽然60岁了,但他没老,却死了。
       杨德昌用电影看这世界的准与狠,与鲁迅先生文学解剖刀的作用神合。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是杨德昌青春、成长电影的巅峰,也是华语电影写青春的巅峰。关于这部电影,陆川的话评价甚高,也甚好,“影片描摹的是残酷青春,我们一班同学一起看,完了感觉难以言表,所有关于青春的一切都被他表达尽了”。影片中的哈尼把《战争与和平》当作武侠小说来描述的时候,小四的刀捅进明明的身体的时候,就了解青春其实不是什么花季雨季,是血季。这一点在早期的《海滩的一天》中也有,里面的人冷冷地注视着看不到的尸体,一边“我操”。《一一》里也还是有男孩为了女孩,去杀人。青春这个题材很容易被说得很矫情,杨得昌是坦白的,坦白得让人害怕。

冰冷的态度和火热的精神
       杨德昌所诉说的这几个关于青春、关于做人、关于这社会的主题,在华语电影界现在以及今后也会有电影不断演绎,但没有人会像杨德昌这样热爱思考,明白思考比光和影更强大的力量,也没有人愿意用如此尖锐的态度面对问题。现在那些电影人看到资本耀眼的圣光,弄出些内里陈腐外表光鲜的东西,只企图掏出观众口袋里的电影票钱。
       影迷们不断纪念着杨德昌电影一直以来冷冰冰的态度。能够有如此横眉冷对的寒意,却是他心中有一团火一直在烧,那是关于真正用电影观察生活真相的精神。这其实是影迷们真正纪念的东西。就像他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当明明说出“这个世界不会为你改变”时,世界都凉了,但这电影的英文名却热得很,叫做“A Brighter Summer Day”。
       网上影评人说,“杨德昌是华语电影圈最有力量的导演,他去世后,恐怕没有人能接他的班”。最有力量,这未必,没有人能接他的班,确凿得很。能够像杨德昌这样再磨出一杆极锋利电影之矛的导演,举目望向现下的华语电影界,没有。
       前妻蔡琴在杨德昌死后写了封公开信悼念,其中一句说:“作为一个女人,他给我的寂寞多过甜蜜。作为一个观众,我们痛失一个锐利的纪录者。”其实在这个大银幕上印满了矫情的年代,杨德昌留给观众的又何尝不是寂寞多过甜蜜。

(一位朋友替某报社编辑约稿,要一千五百字写杨德昌,给总结一下。及至下笔,发现这于我根本不大可能,一来,能力不够,二来电影没看全,三来,理解根本不深刻。所以七拼八凑了些文字过去,结果只采用了一点点。现在发在这儿,大家随便看看。)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