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游记:同里、虎丘以及留园  

2007-09-24 11:27:00|  分类: 走来走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20   
    在上海一年多,周边的水乡小镇居然一个没有玩过,苏州的园林,只花过一个下午逛了拙政园,想来这些时间是懒得可以。所以,这几日还在上海,怎么也要找一个地方体会一下,水乡到底是什么一种味道。小桥流水人家,桨声灯影之类,意境再高,总归还是文字,隔着万八千层。
    从上海坐火车先到了苏州,坐的是“和谐号”动车组,票价贵些,车厢环境仿照飞机,相比一般火车,最和谐的地方,是服务员都是漂亮的小姐,赏心悦目,她们来卖饮料、报纸的时候,不聒噪,只是一路走过来,什么也不说,你想要就自己招呼。我觉得这些文静的小姑娘反而更引诱人去买东西。
    下了车,细雨蒙蒙,天上的云跟水墨画一个模样。苏杭之类地方,这种天气倒是意境正好。出了火车站,绕了半天找到去同里的汽车站,买了同里景区和车票的联票。打了电话给万顺民居客栈的顾老板,定了临河的一间房,这件客栈是头天在网上查到的信息,好评比较多。其实本来也只准备在同里玩一天就作罢,看介绍说,在这里睡一晚上,体会一下水乡民居生活会更有意思。苏州到吴江县之间的公路修的很好,果然是有钱。
    下了车,到镇子口,一块千年古镇的牌坊立着。我打电话给顾老板,问他怎么找到他的客栈,他叫我在牌坊下面等着,过了几分钟,老板骑着自行车出来接我,握手问候,他骑车带我进了镇子。过了两座桥和商业街,四下安静下来,看见在水边洗衣服的人。
    把包放在客栈,自己在镇子里胡乱走了起来。中午在临河的一间沈记茶座吃饭,叫了“太湖三白”之一的清蒸白鱼。另两白是白虾和银鱼。白鱼肉格外嫩,但小刺多。老板自己烧的,黄酒和盐放多了些。
    吃完,就逛门票上印的景点,退思园、耕乐园、珍珠塔等等,实际上都是以前同里镇的大户人家的宅子,宅子大的,就有数十间老房,后面有个大花园,典型的苏式园林风格。宅子小的,就有几间房,有个小庭院。不同的宅子里,被旅游开发的人开辟了各种展览,比如木雕、根雕、天然石板画、文物等等。这些东西都是凑出来给游人观赏,跟宅子外面的江南水乡,联系不大。
    所以,还是走在那些散布在民居之内的小道上,感觉才踏实的多,因为这是才是人的味道,不是钱的味道。
    傍晚,在另一间临河的茶座吃饭,这家叫袁记茶座,顾老板推荐这家,菜价比别家便宜一些。这次点了银鱼和莼菜汤。莼菜汤和以前在杭州饭店里吃的比,这里更家常一些,有股天然的草腥味。老板跟我夸耀自己的手艺,说他喜欢研究烹饪,他们家的鱼比别家的大,比别家的新鲜。
    吃到半途,一个中年男人拿着二胡跑来茶座,找到我身后坐着的一个女孩,说要拉曲子给她听,递上一张曲单,说是十块钱两首,听两首赠一首。那男人拉起来,就听得书技艺远没有到能出来卖艺的水平,生涩的很,他拉了紫竹调,二泉印月,还有一首忘了名字。调子多有错的。我听说这里还有一些老大妈会展开嗓子给客人们唱歌,也是十块钱三首。商业开发对一个镇子里居民的影响,也许不是都让大家奔向钱,而是让大家都不顾脸面的展示自己有挣钱的本事,不管有没有本事。
    晚上,水边的家家户户都敞着屋门,摆了桌子凳子在门外边吃饭边聊天,这种生活,突然感觉曾经也有过,小时候家里住平房,到了傍晚,邻居也差不多这么吃饭的,只是同里这儿,眼前多了条河,船划过去,水就哗哗响,旁边椅子上摆了只收音机,里面咿咿呀呀,是昆曲。
    所以说出去旅行,要挑没有过分商业化的地方,因为还有这些生活可以让你看到,这些才是旅行收获的地方。那些被包装了的地方,就像现在搭配出售的月饼,月饼本身反而不重要了。
    夜晚,蛐蛐一直叫得响亮,当然不会吵,而是舒展神经。偶尔有鱼跃出水面的声儿。水对面屋子的墙上,一盏小小的路灯照着路。远处,传来一两声狗叫。
    在这儿睡一晚,果然是没错的
9.21
    睡的很好。快八点才起来。退了房,走出同里镇。在镇口的绿杨馄饨分店吃了碗馄饨,味道远不如苏州绿杨店的好。
     随即坐车返回苏州。
    上次去了拙政园,感觉甚好,这次决定去虎丘和留园,这两处离得挺近。车停在火车站附近,火车站修路,人力三轮、电动三轮、摩托车正向揽着生意,问你到哪儿,还有长途车为了揽客,用大喇叭声嘶力竭喊着“到吴江!到吴江!”公共汽车最多,在狭窄的路上挤作一团,如蜗行。
    费了很久,才坐上公车,离开这摊乱状。
    到了虎丘,买票进门。六十块钱,很贵。幸运的是,遇见一个不错的导游,蹭听了一路,这是个中年男人,别的导游碰见他,称他老师,他也说自己原先是个老师。他给我们介绍文革时,亲眼看到虎丘山上寺庙被毁的状况,说一尊檀香木的千手千眼观音被烧掉,持续三天三夜,檀香味弥漫满山。他喜欢书法,在剑池书法聚集处,他给人说那些名家书法一点一撇的好处。他讲解的时候,喜欢用“我认为”,因为他不想一般导游那样简单介绍,而总是加上自己的见解,比如介绍“点头石”,他先说这块石头听高僧讲法,被感动得频频点头的传说,然后说,“我当然不相信”,但“我认为是有这样一种可能”,然后他说,这块石头与下面的大石之间其实有空隙,现在被一块小石子垫住,原先是没有的,而苏州那时会有一些轻微的地震,导致这块石头的震动。
    我在听别的导游讲解,只绘声绘色的描述,石头怎样被感化而点头。
    出了虎丘,又在虎丘门口的绿杨馄饨店吃了碗面。然后决定走去留园,看看苏州城,顺便消化一下食物,路边的牌子写虎丘离留园两公里多,以为很近,结果走起来,又背着包,发现挺远。
    留园门票四十,不便宜。进去之后,发现有数个旅行团已经霸占了小小留园的各个角落,包括一个老头老奶奶团,导游甚至不让他们去上厕所,生怕弄丢一个;一个中年男人团,导游叫他们领导,一脸疲倦的笑;一个学生团,叽叽喳喳吵吵闹闹,荷尔蒙味道浓重,导游告诉他们自由活动两小时;一个老外团,背书包的老外们格外兴奋,导游鸟语讲解;一个混合团,里面的中年妇女们走在有纹饰的石子路上,导游告诉他们这是铜钱纹饰,中年妇女们高兴地喊“钱!钱!钱!”
    好吧,本来应该曲径通幽,安静地在亭台楼阁中移步换景,结果变成了移步换人。
    还不错的,是最后在表演厅里,看了昆曲表演《游园》一折。
    出了留园,三点半,坐车直奔火车站,要买票回上海,结果只有最早只有七点半的车有票。买了票,折返观前街,在苏州书城里呆了一会,抄起一本林语堂《中国人的智慧》,看了里面讲佛教在中国影响的一节,里面引了《思凡》的一段古曲词,小尼姑的心思看得我直乐。开头一句是众人皆知的“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
   出了书城,天暗了,在得月楼买了几个肉馅月饼,味道不错,不过油多,吃多了会腻。
   打了个嗝,坐公车奔火车站去了。

同里的水

 

同里各处民居

 

 

同里各处景点

 

苏州虎丘

 

苏州留园

 

苏州火车站内及苏州城街道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