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死磕——《史楚锡流浪记》  

2009-08-27 13: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死磕
——《史楚锡流浪记》

       《史楚锡流浪记》的主角叫做布鲁诺,演员真名也叫布鲁诺(Bruno S. ),与赫尔佐格的电影角色类似,他神经不正常。布鲁诺是妓女的儿子,他娘不愿养他,愿意揍他。三岁,耳朵被打聋,过许久恢复听力.这事之后他被送进精神病院。此后二十三年,布鲁诺于不同精神病院、福利院间辗转,时常不守规矩。尽管生活如此不堪,仍自学音乐与绘画,在《史楚锡流浪记》里可以看他很带劲地唱歌、拉手风琴、弹钢琴,这是他最爱的消遣。不得不工作的时候,去工厂开过叉车。1970年代初,赫尔佐格在一个纪录片里见到他,起誓要找他拍电影,于是便有《加斯·荷伯之迷》,随后是《史楚锡流浪记》。布鲁诺拍电影时很难缠,比如拍一个镜头前,他间或要令人错愕地尖叫几小时。1974年拍完《加斯·荷伯之迷》,他花片酬给自己买架大钢琴,《史楚锡流浪记》中可以看到这琴的身影。布鲁诺的绘画才能,在美国“圈外人艺术”(outsider art)领域有所施展,2004年,有作品在纽约展出。
       赫尔佐格有一回说:布鲁诺是德国电影界的无名英雄。

       没错,布鲁诺不起眼,没演技,除了神经不正常,没理由记住他。镜头前他不过演自己,以自己生活积攒下的一切艰辛苦楚做演技。《加斯·荷伯之谜》,他演从小被关在地下室,青年时才得以面见世界的怪胎,心灵澄明透彻,敢与小镇粗俗村民、虚妄的神父与知识分子做抗争,终于被刺死。《史楚锡流浪记》,演酗酒入狱的无业者,监狱出来,与自己的女人伊娃受流氓骚扰,于是计划去美国安居乐业。伊娃卖身换旅费,到美国,原先臆想的天堂,不过是文明的牢笼,分期贷款买来的活动板屋,月供还不起,银行连电视机一起收走拍卖。伊娃与一班卡车司机厮混,扔下布鲁诺远走温哥华。史楚锡此时的境遇还不如在德国受流氓骚扰的日子——那时至少还能在邻居的小楼里拉手风琴卖唱,伊娃还愿在被欺负之后靠在他肩膀。如今一无所有,他拎杆枪,开车到一个小镇,坐上游览小山的缆车,开枪自杀。      
       片中有一段,史楚锡与女人谈话,他拿起一团蜷缩起来的人形木偶,对伊娃说:“我在德国备受欺凌,现在我们到了美国,我以为情况会好转,我们最终能够达成梦想,但是我错了,人们对布鲁诺视若无睹,你也好像不认识我一样。”伊娃说:“你至少没有被拳打脚踢。”布鲁诺说:“没错,但精神上的凌辱却一如既往,感化院里的情况,跟这里一模一样,在纳粹时期,如果有人尿床,受到的惩罚是整天用手举着晾衣绳,背后则是拿着棍子的教官,尿床的人要是因为忍耐不住而放下手来,就会遭到一顿毒打。”
       伊娃问:“你也受过惩罚?”布鲁诺答:“有,但当时的凌虐是有形的,今天他们对你的伤害却是无形的,他们不会拳脚相加,而是彬彬有礼地伤害你。人们的不屑弥漫在空中,清晰可见,这比以前更残酷。”
       赫尔佐格借布鲁诺说明现代商业文明的欺凌。那个银行派来催讨住房贷款的美国年轻人,温雅谦顺,举止得体,甚至看上去有些弱势,布鲁诺一眼看清他代表的啃噬人们生活的巨大机器,这雅致的机器榨干人们的辛勤与努力。人们必须为缴清贷款死命工作,倘有一丝松懈,身后拿棍子的教官就劈头打下来,这便是“奋斗”,是“美国梦”。这1970年代的电影,如今看着,仍叫人起冷汗。我们去售楼部,漂亮小姐笑面如花,银行也给舒适的服务,人们被蛊惑着付定金,被告知买下了幸福,并应当为之奋斗。这幸福何尝不是惩戒,一如布鲁诺所说的手举晾衣绳。
       片头、片尾,赫尔佐格花了许多时间展示一只被关在玻璃格子里的杂耍鸡,它会拿嘴挑起身旁喇叭的开关,喇叭放音乐,鸡就跟着节奏舞蹈起来,那是条件反射的吃力动作,你可以做“舞蹈”的美称,也不妨说他是受驯的不自知的活体玩具。世人这般不自知的舞蹈,不知进行多久了。

       2006年赫尔佐格拍《重见天日》,影片收尾处,在丛林中挣扎许久,几近野人的克里斯蒂安·贝尔狠狠捏一条活蛇,生生从蛇身上撕咬下一条肉,肉下是森森白骨。后面的镜头,便是美军飞机发现这位被越南军队俘虏并逃出看守的大兵,美军解救了他,视他为英雄。赫尔佐格竟给了希望,这希望多么撼动人心。赫尔佐格拍的电影时常被强大的绝望独占,动物保护者被自己心爱的熊吃掉,一个疯子历尽艰险要将一艘大船拉过高山……当看到许多苦难之后的一丝希望,其间的力量便化作勇气,让我们敢于在未来的丛林中开一条路。
       与演员布鲁诺类似,赫尔佐格在电影中永远退出“正常”生活,与生活死磕。在他的电影中,隐约看见一种信念——我们到底要以什么态度,站在什么立场,持什么精神武器,面对世界这庞大垃圾站。在躁动繁华的时代,人们于二十岁之前便被灌输,应安逸地投机、稳妥地钻营、幸福地待宰。日复一日下去,头脑一片荒芜、浅陋、空虚。当死亡终有一天要巧取豪夺钻营来的一切,便横生恐惧,不知所措。只有信仰、思想、姿态这些被轻蔑地定义为“没用”的东西得以出窍,留存世间,只有这些夺不走的东西,让人在最后还保有信心,坦然对待、剿灭空虚与恐惧。
       《加斯·荷伯之谜》、《史楚锡流浪记》中,布鲁诺配合赫尔佐格,对生命的沉重如山的压迫做声嘶力竭的抵抗,为阴险而啸叫的生活做笔录。在无信仰、千万人以物质事功做信仰的现实梦魇中,我们的幸运是,总有赫尔佐格式的糙人与疯人,帮助我们时刻准备,狠狠看清梦魇的构造,在脑中筑起城墙,填满弹药。不看清、不嘲笑、不给生活以明枪,待到我们以为到达稳妥的日子,生活也许裂开小丑的嘴角,对你戏弄、冷笑、发暗箭。

 

 

 

 

 

 

评分:(8/10)
影片资料:

Stroszek
[史楚锡流浪记]Stroszek (1977)
导演/编剧:沃纳·赫尔佐格 Werner Herzog
主演:布鲁诺·斯列斯坦Bruno S.、伊娃·梅茨Eva Mattes、威赫姆·冯·霍姆伯格 Wilhelm von Homburg等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