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另一种影史——《不宣而战》读后感  

2010-11-12 03: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单万里老师推荐《不宣而战》,作者是英国制片人大卫·普特南(David Puttnam,《烈火战车》制片),他超立于电影产业之上,从贸易战的角度解析整个电影产业,演绎好莱坞得以雄霸天下的缘由。在这一盘大生意里,导演、编剧什么的,好像都是小事儿了。
     书中仔细描述了电影业作为一门生意诞生的状况。大量简陋、移动电影院的出现催动了电影的拍摄,爱迪生与卢米埃尔却不看好这种玩意。法国人百代趁机在胶片里建立了一个王国。20世纪初,他将制片、拍摄、拷贝发行、放映等环节纳入自己单个公司的经营范围,形成“纵向联合”(vertical integration)的公司体制,这形式不久被美国人学去,并最终造了几间垄断产业的大公司。当电影长片兴起,单个制作者不再能像短片时代那样投资少、见效快。银行业便渗入了电影业,开始为电影公司提供资金。当时有鄙夷电影的金融家反对掺和这种低下的娱乐活动,危言耸听,称银行业有成为娱乐业一个分支的危险。但在汹涌的观众潮面前,金融业很快便深入了电影业。
      在经济危机的时候,迪士尼又靠一种“横向拓展”的方式渡过难关,沃尔特建立了主题游乐园,靠电影形象支撑公园运营,靠公园的游乐来宣传电影,更多的周边经济也渐次发展起来。不论哪样发展,好莱坞制片人总为资本、为消费者负责,愿意精准测量观众的口味,提供最广泛的娱乐。所以好莱坞电影总显得如此平易近人,而导演始终是一样“工种”。新好莱坞一些新导演曾有机会进入权力中心,但这些年轻人肆意挥霍投资,导致投资回报严重失衡,乃至令电影公司破产(《天堂之门》等片),导演在美国彻底丧失了权力地位,创作自由也从此不能被完全解放。但《好莱坞类型电影》一书也提出,创作自由本身亦出自这能够提供强大技术支持的制度。
     欧洲影人则一直保持文化精英的传统,导演是尊贵的作者。拍摄活动主要集中在柏林、伦敦、巴黎、罗马,这些城市也是传统文化的中心,结果,欧洲电影圈和戏剧界及文学界之间的相互影响要强得多。法国新浪潮带来的艺术贞洁,导致导演仅对志同道合者的口味负责。“它留下的遗产在艺术上是危险的,在商业上是有害的。”导演与影评人在媒体上的互相吹捧成了一种自娱自乐,广大观众“对此总是听之任之”,在度过了新浪潮起初的新鲜劲之后,还是“纷纷涌去看《大白鲨》和《星球大战》”(p.279)这种在工业上不可持续的发展方式,最终使新浪潮成为一次性的精英消费,电影业也被损毁严重。而好莱坞靠庞大的工业机制,则常年不断造着生猛的新血。


      好莱坞电影产业发达起来,最初的关键并非完全是影片本身,而是电影院成功地被拓展为一种日常的娱乐地点。精明的商人很快看出,电影院是一种零售业终端,而非单纯的文娱输出终端。与大型商场的豪华舒适一样,影院本身不负责内容好坏,而是负责趋近完美的观赏体验。而且电影院是一种最民主的消费:“花二十五美分坐在世纪剧院顶层的人比坐在大都会剧院包厢里打哈欠的人更富有。”这保证了人人进电影院的权力,而不像歌剧、音乐会那般小众。
      就像超市这形式比柜台式商店更能吸引大量消费者一样,影院通过不断革新自己来达到最密集的观众流量。从早期便宜但破败的镍币影院,到“中国剧院”、“埃及剧院”这样按照高雅剧场设计的豪华式影厅,再到追随中产阶级来到城郊的多厅影院。
      影院密度不断增大,电影产业因此不断增大规模,在美国成为一个国家的基础工业。影响大到如此程度,便要受到政治力量的瞩目。“海斯法典”的出现,起初是好莱坞巨头因影星爆发丑闻而要进行的道德自律行为。但这审查背后有另外一种更大的功用。电影一旦成为重要出口商品,它便担负了一种使命——创造形象,推销美国。电影既是一种经济货物,又拥有是一种意识形态工具,是一种完美的载体。(p.82)也即是说,这个臭名昭著的审查条例被世人认作是阻碍创作的元凶,却正是好莱坞文化入侵世界的武器,且这入侵的名目是极为光鲜亮丽的。威尔·海斯最后的目标不是与导演作对,而是维护国家利益。他是“第一位真正致力于美国海外利益的说客”,提出了“远见、进取、雄心、发展”的价值观,美国人对幸福的追求与海斯宣传的价值观完全合拍。(p.308)也正是海斯的价值标签,令美国电影这种贸易产品畅通无阻,并实现美国电影人的目标:“我们准备用美国电影把美国出售给全世界。”(p.122)可供出售的“美国”,包括早期的福特汽车、可口可乐以及今天的苹果产品,甚至是《变形金刚》中的军事武器。
    好莱坞拍摄影片,纽约华尔街提供金融服务,华盛顿为电影的世界行销提供政治支持,美国电影业的关节图案便在成长中逐渐清晰起来。


    五六年前于大学本科看电影,感觉国中电影的萧条是编剧的欠缺,故事不会说。后来电影看得多,以为不仅编剧有问题,导演们眼界也狭窄。此后电影、影界的新闻看得多,隐隐觉得不仅创作者有问题,中国电影本身好像也在潮湿的黑屋放的久了,撞上资金涌动的年代,好像暴晒了太阳,散起一股浓重的霉味。问题根结究竟在何处,始终不得明了。
      本月,电影学院陈山老师来资料馆授课中国电影史,详细论及民国电影之火爆,以及其何以在上海这十里洋场火爆起来,观点与《不宣而战》中极相近。一,上海乃当时的金融中心,电影拍摄的投资不必太忧愁;二,上海有庞大的消费者群体,陈老师说他曾查阅当时平常人家的账簿,电影是列作一项日常基本娱乐开支的,电影的制作也紧跟消费者的口味,从武侠到家庭伦理,凡能驳人眼球,无不涉及;三,上海与美国相似,是个移民组合起来的地域,五湖四海的人才带来各类经济、物质、智慧的资源,共聚电影大业。
      这几个观点之后,陈山老师强调,现下没有好导演、好编剧的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因为电影这份产业根本芽还没发齐全,如今作为产业中心的北京,也远未形成当年上海的阵势。
      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何那些不涉及敏感政策问题的纯粹的喜剧片、爱情片等等商业类型,我们也还弄不好。国中电影想搞好,真非一人一剧组可以拯救得了,必等院线建设的全面铺开,产业容积充分扩大,当局不再颐指气使,条律林立,转而做产业的服务员,才会有看头。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