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idocs纪录片展】《宝贝》观影小记  

2010-12-13 02: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托单万里老师的福, 昨晚得以与几位同学一起观idoc(2010年IDOCS国际纪录片论坛)展映的开幕场,放映Thomas Balmes导演的法国纪录片《宝贝》。影片深入纳米比亚奥普沃、蒙古巴彦钱德曼、日本东京、美国洛杉矶的四个家庭,记录各家孩子从刚出生到会走路这一生命阶段的各种动作、情状,以及所有可爱的细节所构筑起来的生命之初的成长。
       非洲部落的生养是最近天然的,小孩儿没有衣物包裹,最多是一块布条挡了裆部,他们只在土地上打滚,随手于土里捡了不知什么动物的骨头,拿起来便咬进嘴里,母亲们不管,只在一旁聊天,呵呵笑。蒙古草原的牧民们有大帐篷,家具也齐全,小孩儿可获得城里孩子的一些玩具与育儿设备,但父母忙于牧事,很多时候懒怠照顾,若不是将孩子用绳子拴在床腿旁,便是将孩子牛羊一般于草地上放养。
       东京与洛杉矶的孩子们被人造的各类工具包围着,东京那位漂亮妈妈为小女儿所购,有漂亮的婴儿车,有夜晚自动摇晃的电动“摇篮”,有精致极了的小衣服,有各种启发智力的玩具。有一回,这小女孩儿耍弄一个木棍穿孔的益智玩具,怎么也不能将两件东西合起来,突然倒头大哭,好像她还不满周岁,便深深晓得了挫败感的真髓。洛杉矶的小朋友与在东京的处境类似,最“自然”的接触,不过是与家里那只小猫的凝视。
       影片放映之后的观众提问时间里,Thomas导演说这影片绝无展示世界各地贫富差距之目的,即便是非洲那个与土作伴的家庭,在国家里仍属于较富裕的阶层。Thomas的目的极单纯,不过是记录这地球上,不同地域的小孩儿成长中的一些或有差异,或有类似的小细节(导演本想将片名称作“little thing”),这些细节,他作为一个父亲,同样有深切感受的。现场有一位女士提问,我听完皱眉头,她像一位领导讲话,追究起导演拍摄这影片的“意义”,她的意思,这种琐碎的录像,根本不值得剪辑成一部正经作品的。何必追究意义呢,许多社会学、教育学、人类学的内容,早在那孩子们逗人哈哈大笑的行为里展览出来了,导演最大的功劳,便是以他内心的敏感,默默地观察。当每一个孩子都歪歪扭扭站立起来,都跨出第一步,何以不感到生的奇迹,这奇迹是我们每个人都曾历经的。
        最触动我心底的画面,是在蒙古的一个小片段——几朵白云悠荡在蓝天上,阔达的草原上立了三根木头,中间拉上绳子,上面晾了七彩的衣裳,那无忧愁的婴孩儿从高高挂起的衣服底下爬过,爬向镜头,轻盈的音乐配合着,我好像望见一个生命所能享受的最美好时刻。尽管这小生命本身无法记忆这一刻。
 
       影展还要持续一周,很多片想看而无票,甚可惜。《宝贝》放映前,阿康同学不断念叨:“一个国家没有记录片,就像一个家庭没有相册。”这是idoc组织者郑琼女士的言语,这是纪录片在国家层面上的一种宏大功用的确切定义。而《宝贝》这部可爱的纪录片又提醒我,家庭相册的每一枚相片本身,应提供最细微的触感:欢乐、悲催、爱、痛……这由摄影机镜头前每一个具体的人身上或事件中弥散出来,凝固成一个个活生生,立体的人类历史的踪影。这踪影就好像一个厚厚的家庭相册里,一个个具体的、人的表情。

       在放映之前的开幕式上,主办者感谢影展赞助者时,念出许多国家大使馆、文化部门,乃至一些个人出资者的名字,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随后说到感谢广电总X给予这次影展的“合法”地位,台下观众报以热烈的哄笑。一国政府对于真文化的态度究竟是如何,这两种观众反应的碰撞里,自有最明白的释义。

《宝贝》导演Thomas Balmes映后交流
《宝贝》导演Thomas Balmes映后交流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