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拆白党”与《一江春水向东流》  

2010-12-14 03:21:00|  分类: 资料馆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学院陈山老师学期中间,接替左衡老师为我们上中国电影史课程,迄今已月余。老先生讲民国影史,始终绵延一宗小主题,即在彼时娱乐圈或交际圈,男人如何方法勾搭女子,女人又有如何手段掌握男人。讲述的材料是各种影星八卦,譬如胡蝶如何地讨片场各个大腕的喜欢,而阮玲玉又如何悲剧地不善交际。陈山老师还曾绘声绘色描述当时大上海的男生为了追女生,怎样体面地去电影院门口等退票。他偶尔也一半玩笑地为女同学们做提醒,譬如最须提防的男人,是那种长相一般,事事俯首帖耳的。这等男人表面温顺,心底却摆着丈量全天下世事人情与金银财宝的算盘。

      今日三小时课程,陈先生竟滔滔不绝半小时,专为描述“拆白党”。 此“党”党员大多翩翩小生,“党”之纲领,以吃女人软饭为最高理想,维基百科有详细的介绍,摘一点——
   【 “拆白”二字是“拆梢”与“白食”的简语。“拆”即朋友之间瓜分,“梢”即梢板。当时的上海流氓称钱财为梢板,他们会把骗来抢来的钱财瓜分。而因为当时流氓索取酒席白吃白喝也相当盛行,所以在“拆梢”外也加上“白食”,一般人均称这帮流氓为拆白党。后来这帮流氓开始变得有组织地进行行骗,多择富家女眷为行骗目标。另也有说,因为拆白党大半是翩翩少年,那时舶来品的雪花粉流行未久,党员人人乐用,皮肤擦得雪白。所以拆白,系指“擦白”,故拆白党亦称“雪花粉党”。】
       陈先生为大家细述了一个现代拆白党的段子,以突出这类男人的特点——他们会假扮时髦的身份(譬如外企管理者),想方设法接触有钱的女子(譬如傍着港台富商,被富商圈养在内地高档住宅里的美貌女子),然后用各种手段制造约会的浪漫,最后的目的,便是将钱财席卷一空。
      陈先生当然不是要开一门交际课,他是为了给我们说蔡楚生导演的《一江春水向东流》。影片中陶金所饰之主角张忠良便是一个吃软饭者的标本,他因战乱抛弃了糟糠之妻,钻营入大城市,靠讨好女人的好手段,博得交际花王丽珍的感情,在糜荡的情感生活中如鱼得水。
       陈山老师极夸奖蔡楚生的才华,因这位从底层上来的导演,不仅在生活的观察中透彻理解了蝇营狗苟者的面目,更要紧的,蔡楚生更能以镜头调度将之做淋漓尽致的表达。陈先生为我们放完《一江春水向东流》中,张忠良在一场宴会中遇见糟糠之妻的尴尬场景,叹气摇头:“现在的电影哪有这么满!”
      老先生所谓“满”,便是细节的丰厚。这也是陈先生课上有许多与影史研究“无关”内容的起因:电影不论作为产业,抑或作为艺术作品,都是从生活中耕种起来的。故而不论是史论研究,抑或影片创作,都必要靠丰沛的知识、八卦、轶事(其范围囊括经济、社会、私人史、城市史等等内容)去还原历史、去丰满创作。
       如此杂博的探究,影史方真正获得生命,按陈先生的话:可令历史活过来,并与之对话。创作又何尝不如此呢。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