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小人物——莱塞·霍尔斯道姆Lasse Hallstr?m  

2010-02-23 13:2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看电影·午夜场》2009年12月号)

       在肯·罗奇的电影如[石雨]、[铁路之歌]中,小人物时常做痛苦的挣扎,闹到鸡飞蛋打。在今村昌平的电影如[楢山节考]、[日本昆虫记]中,小人物像蛆虫一样存在,几乎想不到要做反扑。在侯孝贤的电影里如[悲情城市]里,小人物身上常常肩负传递时代气息的大任务。在小津的电影如[东京物语]中,小人物在永远的平淡生活里惆怅着,惆怅着。在卓别林的电影比如[城市之光]中,小人物好似无视惨淡境遇,而保持有尊严的乐观。
       从瑞典来到美国的导演莱塞·霍尔斯道姆也是拍小人物影片的好手。而且他的大部分电影中,有以上提及的挣扎、抗争、沮丧、平淡、乐观、时代气息。霍尔斯道姆不在任何一方面做到极端,而是采撷人生可能遇到的各种情绪,调配出一系列的温暖的戏。
       最俗气比喻是,好像一盅冷天里煲出来的心灵鸡汤,带来短暂的宽慰。

 

■小事儿

        在[浓情巧克力]末尾,一位年轻神父代替老神父布道,这老神父代表小镇上食古不化、期望全镇居民严守清规戒律的旧势力。年轻人向小镇居民讲述耶稣“人”的一面——“衡量我们的德行,不应以我们的无为、牺牲、抗拒、排斥做准则,而应该以接纳、创造、宽厚、包容为标准。”
       霍尔斯道姆的电影总在诉说着类似的主题:历经挣扎后,包容以往不愿原谅的人与事,重新拥抱生活。这达观的心境,因为挣扎的辛苦,显得格外珍贵。


□小镇
 
       霍尔斯道姆的电影故事地点,除了[卡萨诺瓦]的故事发生在威尼斯,[骗局]中的大骗子克利福德·埃尔文经常要与出版社沟通而频繁造访纽约,其余都在小镇上。这个习惯从霍尔斯道姆在瑞典崭露头角时便养起来。[狗脸的岁月]展示了典型的北欧小镇生活,小英格玛与母亲生活的镇子稍大,有能买到时兴面包机的杂货铺。而与舅舅生活的小镇,地处偏僻,镇上设施少,一间玻璃烧制厂聚集了大部分男人,人们的娱乐,除了在小学校里组织足球比赛,看看一个杂技演员在空地上玩钢丝独轮车,便是闷在家中听广播里放足球比赛、拳击比赛的现场实况。尽管孩子们之间有许多冲突,但小镇生活的氛围是一派宁静祥和。这部影片之后,霍尔斯道姆还在瑞典拍了儿童片[布勒贝村庄的孩子们]以及一部续集,延续了小地方生活的风格。
       小镇的特色,最主要是人际关系的简单与紧密。简单仅指居民不多,刚刚能够形成一套小型的社会生态系统,没有大城市中那般复杂社会层面交流,日常的事件也极平淡,[不一样的天空]的故事发生在怀俄明州一个极普通的镇子,警察日常所要处理的危机,是一名智障儿总会爬到水塔顶端。而[航运新闻]中,奎尔做当地报纸的记者,最轰动的消息,是偶尔路过海边公路的车子翻了车。这闲适氛围下,是小人物们十分细腻丰富的情感冲突。霍尔斯道姆的电影,便是在这波澜不惊之下,寻找这些普通人心中的情绪纠结。
       小镇生活安稳但局促,常常要被大千世界的气息搅动,小人物虽然没有伟岸的理想,但他们难免感到井底之蛙的生活温吞而无奈,于是常常向往远方。最显著的例子,是[苹果酒屋法则]里在孤儿院长大的男孩儿荷马。这所孤儿院同时担负着为意外怀孕、却又不能名正言顺结婚的女孩子们接生或堕胎的秘密任务,活下来的婴儿,便养在孤儿院内。院长拉齐教授将一身精湛外科技艺传授荷马,期望他继承这事业。荷马却期望挣脱这个地方,他晓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而且,在他已然成年的岁数,竟还“没有见过大海”。他与前来堕胎的一对年轻恋人出走孤儿院,到海边的苹果园、渔船上打起零工来。尽管是粗重体力活,荷马却觉得比闷在孤儿院帮人接生堕胎精彩得多。
       霍尔斯道姆的电影中这种对“远方”的向往,最早出现在[狗脸的岁月]里,这电影大部分情节都限于小镇生活,只有一处,当小英格玛与舅舅在建造凉亭的间歇,舅舅开着留声机,拿出自己一本早年外出航海旅行的影集,指着照片上与许多女人的亲密照片给小英格玛讲述自己当年的“英勇”,结果舅舅的老婆在二楼窗户看见,大叫:“你要再敢拿出来那本影集,我要你好看!”小英格玛讪笑,舅舅很无奈,神态中对外面世界所能遇见的种种风流,显然还有无尽留恋。此外,[不一样的天空]中环美旅游的车队;[航运新闻]中时刻谈论的出海远洋;[浓情巧克力]中顺河流远道而来的吉普赛帅哥,都将“远方”的气息吹进小镇人们的心里。


□房屋的象征

       房屋这意象,是莱塞·霍尔斯道姆最爱用,也用得最纯熟、最自然的生活隐喻。而且,瑞典时期与在好莱坞时期的作品中,有着全然不同的观点。
       在[狗脸的岁月]中,小英格玛到舅舅家时,舅舅正着手在后院建造建造一间可供纳凉、玩耍的小木屋,随着影片的行进,小英格玛遇见种种挫折,小屋也渐渐成形,当小英格玛知道自己的小狗死去,意识到自己应当直面生活中许多不便说出的真相,他把自己锁在建造完毕的小屋内哭了一整夜,这也便象征他的成熟。
       霍尔斯道姆到好莱坞拍的影片中,则毁掉了两座房子。一座在[不一样的天空]末尾,吉尔伯特家那重达500磅的母亲终于死去了。母亲临终,鼓足气力一步一步走上二楼卧室,这里她自从丈夫死后发胖,便再未踏入。母亲躺到床上,撒手人寰。给母亲送葬成了问题,消防员要靠吊车来搬运这庞大的身躯。吉尔伯特此前对别人笑话母亲的肥胖毫不在意,而此时,他终于“不能叫别人再笑话她!”他叫弟弟妹妹们搬出家具,一把火烧掉了房子与死去的母亲。
       另一座房屋是在[航运新闻]中。这屋子满含旧日的屈辱回忆。奎尔在丧妻之后,带着女儿,随姑姑回到老家的小镇。姑姑打算将这座老屋休憩一新,奎尔却在小镇做记者的过程中,渐渐了解奎尔家族曾经做海盗,抢劫航船,被小镇居民驱赶,竟拖拽充满血污房屋迁移的历史。此外,他还了解了小镇居民的许多苦楚。影片最后,海湾小镇卷起狂风暴雨,这座老屋被吹成碎片,毁于一旦。
       这两座房屋的毁灭,象征苦难记忆的抛却。仔细琢磨,这“毁灭”的意蕴与[狗脸的岁月]中的“建造”没有什么不同,都是一种“新生”的意象。小英格玛的生活是刚刚开始。而吉尔伯特与奎尔,都是内心装满苦闷,必须清空,才有新境界诞生的可能。类似的隐喻,还有[未竟一生]中,摩根弗里曼饰演的米奇要求罗伯特·雷德福饰演的艾纳去动物园释放那头曾经重伤自己的熊。艾纳便与孙女夜探铁笼,开了铁门,将熊归放自然。米奇并非不记恨熊,他只是不愿躺在床上拖着残躯死气沉沉活下去,放掉熊,拆除熊的牢笼,也便是放下自己的心病,给予自己新生。就像[狗脸的岁月]中老奶奶阿威特森夫人说的:“有时候生活是艰难的,一个人有很多不容易。时间会治愈一切,你得试着忘记。”
       房屋的另一层寓意,则是家庭的庇护所。霍尔斯道姆电影中作主要取景处的房屋,大多老旧不堪,屋内陈设也必凌乱。与此配合,每一部影片都有一个破碎之家。[狗脸的岁月]中是单亲,且母亲也染了绝症,小英格玛对小伙伴说起自己的爸爸,“他在赤某个地方搬香蕉。”[浓情巧克力]薇安妮独自带着女儿开间巧克力商店,小镇上的女人约瑟芬,则一直忍受丈夫的虐待。[航运新闻]中孩子失去母亲,奎尔要告诉女儿“妈妈在天使边睡去”。此外,[爱情魔力]中婚姻破裂;[苹果酒屋法则]里皆尽盼望领养的孤儿;[未竟一生]的家庭暴力……这种种家庭问题,霍尔斯道姆曾在制作影片DVD花絮时坦言,许多是来源于自己的经历。这些家庭的苦痛成为一种底色,霍尔斯道姆没有做撕裂的暴露,他有意避免对这些问题的深度挖掘,而总是将重点放在新感情的修补与建立上面。于是,我们在以上每一部电影中,都能看到一个对应着新生的温馨爱情故事。
       爱、婚姻、父母、离婚,一个屋檐下能发生的故事,大体也就是这些了。而善用房屋做隐喻的霍尔斯道姆,至今绝少脱离这这些题材。

 


罪与不罚

       在霍尔斯道姆电影温情脉脉的笔调下,总埋伏着人们生命中的许多关于情欲的丑恶。
       关于乱伦,一是[苹果酒屋法则]中黑人父亲与女儿的交媾,且导致女儿怀孕。[航运新闻]中,奎尔的姑姑儿时被亲哥哥,也即奎尔的父亲强奸,这导致奎尔与姑姑二人一度难以面见对方。这都是这些小人物极力隐瞒,但最终被发现的丑陋事实。霍尔斯道姆对这些事情的态度,除了借剧中人之口做一些隔靴搔痒的责难,大体上还是秉承宽厚的度量——事情既已发生,便应有最大勇气做一种“忘记”,并勇于生命的继续进行。
       关于偷情,霍尔斯道姆每部影片中都愿意或深或浅地涉及一番。这爱好,在瑞典电视台拍的第一部电视电影中即有体现,片名为[我们该去你家还是我家?或者各回各家?],探讨了斯德哥尔摩青年们四处寻春求欢的夜店生活。[不一样的天空]中,约翰尼·德普饰演的吉尔伯特,在遇见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贝姬之前,长期与镇上一位风骚的有夫之妇贝蒂·卡弗太太偷欢。[爱情魔力]中,故事主题便是丈夫的婚外情。到[骗局],大骗子埃尔文即便与情人私会交欢后,仍要哭丧着脸对老婆撒谎……霍尔斯道姆对偷情的态度,甚至连隔靴搔痒的责难也没有了,因为他仿佛只将这看做人生过程中必经的,藏匿荆棘的后花园,人们最终总会受伤地走过去,接下来便是迎接真正值得珍惜的爱情。[卡萨诺瓦]是霍尔斯道姆这个话题爱好的总体爆发,其间对肉欲解放之游戏态度,到了叫人不敢恭维的地步。
       此外,在[不一样的天空]与[航运新闻]中,配角口中都曾讨论过奸尸,或与死尸共枕的话题。至于讨论的语气,大抵像是在说玩笑。而[狗脸的岁月]中小英格玛的性启蒙,源于小孩们的恶作剧,他的哥哥在给小朋友们讲解生小孩“原理”时,把一个酒瓶当做女人的子宫套在小英格玛那话儿上,结果——拿不下来了!

 

 

■天才·技匠


□从瑞典到好莱坞

        欧洲导演登陆美国求得事业发展,自1920年代起便蔚然成风。彼时美国垄断资本控制的好莱坞,敢花大笔资金挖掘人才,扩充创意的储备。如今不必花重金,各地影人也愿到好莱坞试试运气。莱塞·霍尔斯道姆自1985年凭[狗脸的岁月]获奥斯卡提名,便有许多机会向他展开,一个年轻的导演,也难摆脱好莱坞名利场的诱惑。他终于在两部瑞典小成本儿童片之后,向象征着更大制作规模的好莱坞迈进。
       欧洲导演在好莱坞想要站得住脚,最重要是应调合自己在欧洲所塑成的风格与好莱坞电影生产线标准。刘别谦的通俗歌舞,比利·怀德神经喜剧,都是将欧洲血统做好莱坞式改良,并于其中塑造自己独特的电影品性。霍尔斯道姆没能找到这种平衡点。好莱坞显然只将他看成一个高级心灵鸡汤调配者,为他准备许多好“食材”,比如他总是能与如雷贯耳的实力派演员合作,比如约翰尼·德普、朱丽叶·比诺什、罗伯特·雷德福、理查·基尔……他总能够获得改编好小说的机会,比如美国文学经典《苹果酒屋的法则》,获普利策奖的《航运新闻》等等。   
       很难说霍尔斯道姆从瑞典到好莱坞是好选择,还是坏计划。他在电影上的才华,被好莱坞投入、产出的资本机器滥用。霍尔斯道姆仅在瑞典做过一回天才,除了[狗脸的岁月]可以称作一部流传后世的“作品”,其余影片,全部成为好莱坞价廉物美的“产品”。霍尔斯道姆从走出瑞典开始,便失去了做一个“电影作者”的机会,如今他只是一个优秀的好莱坞工匠。当然,这也未必算坏事。毕竟他顺利履行导演职责完成的许多好莱坞标准温情片中,也有[浓情巧克力]和[苹果酒屋的法则]这么两部在观众间口耳相传的,好看的电影。我们只能默默祝祷,希望这样一位功力十足的导演,能有再次拍出经典的一天。

 


□风格变迁

 

       霍尔斯道姆最显著的导演技术标签,大致有缓慢运镜、优美音乐搭配、恰到好处的抒情景色,这些元素总会造成一种不温不火,叫人心起暖意的倾向。这些方法,成名作[狗脸的岁月]中即用得很熟练。这些技巧给予影片中成长的困惑一种乐观、轻松的态度,让观众晓得在童年那些“狗脸”的岁月,虽然会有亲人的亡故,有爱情的懵懂,有情欲的勃发,有友谊的破裂,有大人的谎言,但这一切挫折都是孩童成长的奠基,是不必太在意的泥泞路,唱起歌走过去,生活便好起来。
       霍尔斯道姆这部电影成功的关键,是在温馨氛围与成长的挫折中恰成一种节制的平衡,不过度煽情、不滥用苦痛,能令观者荡漾在快意的痛楚中。到好莱坞后,霍尔斯道姆仅仅有[不一样的天空]仍有这种技巧的节制。之后,他便丧失了这种节制的美德,而这美德为霍尔斯道姆带来的个人风格色彩也渐渐消失。
       这是极难责怪导演的。因为好莱坞工业体系的原则,是滥用一切可以制造效果的技巧,于是,霍尔斯道姆电影中的“暖意”与编剧时人物的悲惨遭总是一同被强调至极点,成为好莱坞励志片、亲情片的惯用招数、刻意雕凿的剧情标签、保证换取观众眼泪的催泪弹。刻薄一点说,此时的霍尔斯道姆电影,好像带上了好莱坞生产线的机油味。[浓情巧克力]是他好莱坞时期的圆熟之作。影片以远方来的一对母女开的巧克力店串起锁闭的小镇上许多丧失了生活乐趣的人们,被丈夫殴打的约瑟芬,与女儿不合的老奶奶阿曼德,以及阴森刻板,期望所有人遵守清规戒律的神父。这些人物都用戏剧舞台的夸张方法强调各种典型的苦难。然而影片在风格上,则用带吉普赛风格的吉他曲、舒适的镜头运动、小镇周围河湾的景色将这些苦涩的故事包裹起来。于是,这整部片子也像极了包装精致的巧克力礼品套装。  
      这种风格持续在此后[航运新闻]和[未竟一生]中。到2005年的[卡萨诺瓦]开始变质,痛苦被稀释,温情中包含了许多庸俗喜剧的轻巧,表现出纯粹的商业气息,整部影片有对纯情真爱的膜拜,也有对肉欲寻欢的赞叹,霍尔斯道姆已经丧失了原先赞扬纯挚爱情的坚韧立场。影片中尽管还有“婚姻是个安全的避风港,爱情只是一些别的东西”等等婚姻问题的老调重弹,但这出19世纪古色艳香的威尼斯城中皆大欢喜的爱情闹剧,一切企图深入的讨论都散失在喧嚣而淫荡的表层。这电影的轻浮中,霍尔斯道姆的电影灵魂丢光了,影片也未能收获好成绩。后一年,霍尔斯道姆靠[骗局]戈一击,尽管评论界不吝惜的给了许多赞誉,但这部颇带悬疑风格的喜剧片,除了婚姻危机的话题外,已再难挖掘出霍尔斯道姆那些本初的特质。



      
□残缺的人

       在人物塑造上,霍尔斯道姆极擅长“作丑”或“致残”,并在“丑”与“残”中发现单纯与善良的踪迹,展示弱者与生命的抗争。在[狗脸的岁月]中,小镇居民身上许多好笑的毛病,都有这种“作丑”的倾向,比如小英格玛一紧张就会犯“喝水障碍症”,能把牛奶喝的满脸都是。到好莱坞之后,霍尔斯道姆将“丑”变成显要的元素,在电影中熟练用起来。
       最显著、最易在观感上出效果的是智力障碍者。[不一样的天空]中,之后饰演许多风流浪子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不满19岁,他在影片中的角色阿尼,是一个即将过18岁生日的智障男孩儿。他说话不舒畅,不住擤鼻子,情绪极易激动,喜欢爬到人人能看见的树上,以为很躲得很隐秘,大声叫着让别人来找他。每次与哥哥出门,总趁机溜到镇子中央的水塔,顺梯子爬到高处,向围观的人群哈哈笑着招手致意。哥哥给他洗澡,中途有事出门,交代他自己擦身子穿衣服,晚上哥哥回到家,他仍然躺在水已经冰凉的浴缸中瑟瑟发抖。自此,阿尼再不愿洗澡。[航运新闻]中,小镇上的单亲妈妈韦菲的儿子,也是个智障,因出生时缺氧,在幼儿园玩耍时,动作总比别人慢许多。
       对智障人群的描述,因为最表面的呆与傻,可以快速赢取观众同情,他们的鲁莽行为,也很容易制造剧作冲突。另外,霍尔斯道姆最爱在影片中安置生理残疾或身患重病的人。[狗脸的岁月]中,小英格玛的妈妈肺病,最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不一样的天空]中母亲患肥胖症,体形如鲸,移动艰难。[苹果酒屋法则]中一个患肺病的孤儿,每日呆在床上一个罩子里吸乙醚度日,但他还是很快乐地与朋友们聊天。[未竟一生]中,摩根·弗里曼饰演的米奇,曾被熊攻击,脸上留下可怕的疤痕,腿脚几乎瘫痪。
       与智力障碍者不同,身残或疾病,常因生活不便给周围的人带去许多麻烦。身残必要志坚。霍尔斯道姆却不将“志坚”赋予这些病人,而是赋予周围的人,他们在照顾这些病人的同时,收获真情,并坚定信心。比如小英格玛会给在病榻上的妈妈买一只面包机做礼物,虽然妈妈再没有机会看到。患肺病的孤儿,则在临终前,有机会看到孤儿院长为他单独放一场电影,他在银幕上金刚的嚎叫中安静去世。如此种种对病人的照顾,也会在电影中油然而生一种温暖的情愫。

 

■莱塞·霍尔斯道姆|轨迹

[狗脸的岁月]My Life as a Dog(1985)
主演:安东·格兰泽柳斯 Anton Glanzelius、梅琳达·金纳曼 Melinda Kinnaman、安琪·丽登Anki Lidén

       这电影是儿童片中的大师之作。影片显示了对儿童生活细节的敏感,但极力避免多愁善感、扭捏作态的滥情,所有的痛苦点到即止。就像小孩儿不懂得储存忧愁,影片中小英格玛在每一次“遭难”后都能迅速恢复正常状态。比如影片对小英格玛性启蒙的描述,每一处都是这般绝妙的设计。先是哥哥拿酒瓶当子宫套在小英格玛那话儿上,在伙伴们中间惹了大笑话。随后他与小镇一个女孩儿在火车涵洞里玩,小女孩儿叫英格玛陪自己一起躺着,英格玛就扑到了小女孩儿身上,被小女孩儿的父亲抓个正着。到舅舅家,地下室里病入膏肓的阿威特森爷爷总是叫他念色情杂志上的胸罩广告:“那感觉就像一场梦”。舅舅所在的玻璃厂里,他碰见了肉感十足的波莉,他和其他男人一样拍波莉的屁股,还陪波莉去镇上一个雕刻家的工作室,当波莉躺在地上做裸体模特时,他爬上屋顶的天窗朝下望,跌落下来,笑嘻嘻对波莉说:“全看见了”。
       这些性启蒙话题与成长路途上其余问题,都在一种清新、宽慰、叙旧的情绪中娓娓道来,好像一个普通人的回忆,间杂了甜蜜与痛苦,那些成长过程中留下的精神伤痕,不会是永恒的创伤,而是一个个青涩年代的纪念品。


[不一样的天空]What's Eating Gilbert Grape (1993)
主演:约翰尼·德普 Johnny Depp、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Leonardo DiCaprio、朱丽叶特·刘易斯 Juliette Lewis

       这部影片是霍尔斯道姆到达好莱坞之后第二部影片,也是霍尔斯道姆到好莱坞之后最有个人风骨的影片。人物设置硬朗,小镇荒芜粗糙的外景,不过分抒情而注重细节讲述,都表明导演此时还处于个人风格与工业体制轻微抗争的状态。
       故事讲述怀俄明州一个小镇家庭,母亲因丧夫悲恸不已,暴食至身体超过500磅,已经无法自如行动;家中小儿子阿尼为智障;还有一个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小女儿,叛逆极了。家中维持生计,全靠哥哥吉尔伯特一人在杂货铺的微薄薪水。直到有一天,环游美国的房车队中,一个老婆婆和孙女儿的车子故障,为吉尔伯特死气沉沉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希望。这部影片最大亮点,是霍尔斯道姆指导演员的高深功力,他在片场为演员制定具体的情绪要求,并给予一定的即兴发挥空间。饰演傻子阿尼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就为这个智障角色“发明”了许多招牌动作,比如斜着眼用手指弹鼻子,迪卡普里奥称这是一种“按摩脑袋的方式”。迪卡普里奥靠[泰坦尼克号]成名之后,还是很怀念这次拍摄,说这是“我拍过的最有趣的角色”。在霍尔斯道姆的事业中,一共令四位明星获得奥斯卡奖提名,除了本片的迪卡普里奥,还有迈克尔·凯恩、朱丽叶·比诺什、朱迪·丹奇。

 

[苹果酒屋的法则]The Cider House Rules (1999)
主演:托比·马奎尔 Tobey Maguir、查理兹·塞隆 Charlize Theron 、迈克尔·凯恩 Michael Caine 
      
       在[爱情魔力](Something to Talk About,1995)失败之后,霍尔斯道姆沉寂了四年,其间一项打算让其妻子主演的影片计划也没有实现。1999年,根据小说《苹果酒屋的法则》改编的同名电影上映。小说作者亲自改编的扎实剧本、小人物悲喜录式的励志题材、堕胎乱伦的敏感话题、查理兹·塞隆全裸背出演、霍尔斯道姆擅长的小孩儿群像,这些因素综合一体,拯救了他的事业。影片最出彩的自然是托比·马奎尔饰演的荷马,他对外界的向往,他的初恋,都有传神刻画。但这影片最可贵的,是对孤儿院许多小孩儿行为的细节刻画,这些镜头中,分明看得见瑞典时期的霍尔斯道姆对苦涩童年敏锐的洞察。比如一个小男孩儿考利,每回来人领养,他总会冲到前面,叫人心酸地说“我是最好的。”有严重肺病的小男孩儿,虽然讲话都吃力,却爱做十万个为什么,不论什么事情都要问个究竟。还有一个年岁稍大的女孩儿,她暗暗喜欢荷马,荷马不大领会她懵懂的爱,她便生自己的气,躲在厕所扇自己巴掌。这股倔强的柔情,全来自于[狗脸的岁月]中英格玛的小女友萨嘉。
       此前,霍尔斯道姆的影片都体现当下时代的普通人生活的情形,从[苹果酒屋法则]开始,霍尔斯道姆开始注重对历史题材的挖掘,本片以精致的布景营造了二战时期的美国环境。苹果园、大海、孤儿院周遭树林等处景色的摄影都美轮美奂。影片获最佳导演奖在内的七项提名。

 

[浓情巧克力]Chocolat (2000)
主演:朱丽叶·比诺什 Juliette Binoche、约翰尼·德普 Johnny Depp、阿尔弗雷德·莫里纳 Alfred Molina

 

        霍尔斯道姆凭借这部电影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提名,并且令他的电影事业彻底反弹。影片改编自约翰尼·哈里的小说,核心元素还是婚姻、家庭、爱情、小地方与外界的冲突等等,霍尔斯道姆这回的温馨秘笈,是影片整体氛围中的童话色彩。影片中小镇居民生活被守旧的神父弄得死气沉沉、惨不忍睹,而迁居至此的薇安妮与女儿开的巧克力店,代表一种躁动与热情的力量,薇安妮所制巧克力,随调味料的不同,可以令人心情舒畅,可以成为强力春药,可以让神父从清规戒律中看到生活的美好。影片把握住了现实与魔力之间的微妙平衡点,将对世间万物应持有宽容态度的主题讲出来。
       本片的制作规模、影星阵容,以及2500万成本博得7100万票房的能力,俨然表明霍尔斯道姆成为好莱坞主流类型片导演之一,尽管这是以抹杀个人风格为代价的。

 

[卡萨诺瓦]Casanova (2005)
希斯·莱杰 Heath Ledger、西耶娜·米勒 Sienna Miller、奥利弗·普莱特 Oliver Platt

       在[航运新闻]和[未竟一生]两部反响一般的影片之后,霍尔斯道姆拍出一部与现实完全脱节的电影。这影片是纯粹的娱乐品,而导演也是纯粹的制作工具而已。从这部影片开始,霍尔斯道姆的导演事业进入一个新的时期,[卡萨诺瓦]与下一部[骗局],加上之后拍摄的电视剧《永恒传说》,都开始迈向传奇故事的勾勒,全然放弃了坚持了20年的“小人物悲喜录”特色。这种倾向,一方面是霍尔斯道姆从2006年开始涉足电视剧制片工作,难免将目光转向影视作品娱乐的一面。另一方面,大约这位瑞典导演终于发现,自己这许多年企图从瑞典带来的一点点温情是如此水土不服,等待被埋葬,不若转身做别样选择。
       很遗憾,这次转身不成功。影片对卡萨诺瓦这个真实存在的风流浪子做了全面篡改,生造出一个令他倾心的女人,这浪子于是放弃寻欢作乐而一心追求真爱
,甚至在影片最后给他设置一个替身,将卡萨诺瓦的传奇延续下去。这种将人物中庸化的改编,不伦不类,俗气透顶。全片所有看点,除了复原19世纪威尼斯水城古典面貌,便是西斯·莱杰神采飞扬的表演,然而这表演因为影片本身对这个风流浪子十分勉强的篡改,也难有说服力。因而,[卡萨诺瓦]也难免票房、评论双重失败的境遇。

 
■霍尔斯道姆小传

       莱塞·霍尔斯道姆的父亲是个牙医,同时也是个业余导演,平常会用8毫米摄影机拍摄彩色纪录片。1946年6月2日,小霍尔斯道姆出生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他回忆儿时对父亲的映像时说:“虽然有件事情从没在家里大声说出来,但总会有些暗示,那就是将来我总要抓住父亲没机会抓住的东西:拍一辈子电影。”
       霍尔斯道姆从十岁便开始了他在电影上的“征途”,那时他拍摄了一部关于格兰特岛(Gotland Island)的三分钟的纪录片和十分钟的惊悚片[鬼小偷](The Ghost Thief)。1967年,霍尔斯道姆念高中,为一帮玩乐队的朋友拍了部纪录片,年底,片子在瑞典电视台播出。1970年,霍尔斯道姆进入电视台,为成为一名电视制作人努力着。1974年,瑞典著名的流行乐队ABBA找到他,请他拍一些唱片推广使用的宣传片,霍尔斯道姆以有乐队有节奏的演唱画面配合音乐来制造一种声画对位的形式快感,不过这些宣传片还不能与如今形式丰富的MV媲美,但这些音乐宣传片借助电视媒体显示了巨大的效果。ABBA乐队如此夸赞:“1975年,当《Mamma Mia》和《I Do, I Do, I Do, I Do, I Do》的宣传片在澳大利亚播出时,立即掀起狂热风潮。”
      霍尔斯道姆的第一部剧情长片是1975年的[A Guy and a Gal]。两年后,他又为ABBA拍了部纪录电影。1985年,他拍出获得国际声誉的[狗脸的岁月]。这部影片参加了奥斯卡奖的评选,得到最佳导演奖和最佳改编剧本将的提名。在两部瑞典儿童片之后,1991年,霍尔斯道姆踏上好莱坞征程。首部影片是[浪漫一生又何妨](Once Around),几乎没有反响。两年后,拍出[不一样的天空],由约翰尼·德普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本片再次令霍尔斯道姆获得电影界关注。
       1994年,霍尔斯道姆与瑞典演员莱娜·奥林再婚。莱娜如此描述他们的婚姻:“我跟我最好的朋友坠入了爱河。”1995年,霍尔斯道姆拍摄由茱莉亚·罗伯茨主演的[爱情魔力]。同年,他与莱娜的女儿朵拉出生。莱娜和霍尔斯道姆在结婚前,都曾有自己的孩子——离婚、家庭关系紧张,这些主题在霍尔斯道姆电影中永远不间断的原因,大抵来源于他自己的生活。
       1999年,霍尔斯道姆凭借[苹果酒屋的法则]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奖提名。次年,[浓情巧克力]再次获最佳导演奖提名,本片中妻子莱娜参加演出。2001年,霍尔斯道姆拍摄根据普利策奖小说改编的[航运新闻],尽管有凯文·史派西、凯特·布兰切特、朱利安·摩尔等等众多大牌加盟,影片在评论与票房上都未能取得佳绩。影评人多认为这影片完全没有抓住原小说动人的精髓。[未竟一生]、[骗局]、[卡萨诺瓦]三部最新的影片,好莱坞工业流水线气息渐渐盖过了导演自身情怀的发扬。2007年,拍摄电视剧《永恒传说》,讲一个长生不死的侦探的故事,评价一般。今年[忠犬八公的故事](Hachiko: A Dog's Story)回归家庭温题材,于7月8日在东京首映,评价颇好,并将于12月18日在全美公映。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