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美国书展的新闻  

2015-06-20 05:41:33|  分类: Book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书展的新闻

x27520159

2015年美国书展未结束时,关于主宾国中国的新闻已经两极分化。

中国官方媒体新闻通稿,语感一如既往地像表扬大会文件:在“人头攒动”的纽约贾维茨中心,“规模最大的一次中美出版交流活动”,展出图书超过“一万种”,代表团囊括“150家重要出版单位的500余人”……在面目模糊的出版繁荣情景之后,这些新闻里提到的具体图书很少,被强调最多的,一是那本领导人谈治国的文集。二是科幻小说《三体》,它作为中国图书在美国也可以销路不错的唯一案例被提及。



书展开始的第二天,另一则新闻在门户网站和新媒体平台上流传开。这则新闻从另一个角度报道中国展台,企图描画一种真实的场景。作者选择了冷清的作家签售会的场景,苏童,阿乙与毕飞宇这三位在国中响当当的作家在展会上因为没有作者,只好“自娱自乐起来,互相拿书给对方签字,然后取笑对方提笔忘字”,这些作家的书连送都没人要。一个“令人心酸”的话题很快就被媒体炒作起来了。

这则新闻很有勇气地提到了一些实际情况。当然,宣传机器还是迅速地把这篇新闻从网上抹掉了。官方媒体也立即发评论反驳“中国作家在国外没读者”的观点。书展结束后,这篇新闻的英文版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的网站上出现,标题被改得颇为耸动:“中国举办了一场巨大的文学活动,但无人问津”。

《纽约时报》的新闻把书展和几个街区外的抗议活动并列起来。在纽约公共图书馆外,美国作家支持中国作家的“自由表达”呼声。组织活动的负责人说如果只看到政府批准的参展团里的作家,那么只算是看到了“故事的一部分”。但美国书展的负责人Steve Rosato很清楚自己的立场,他认为书展并不是一个谴责审查的合适平台,与这些问题相关的事情,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中国是一个重要的市场,他们代表了重要的贸易机会”,“我们这一代都会记住这个(主宾国活动),因为它会打开一些门。”

《纽约时报》这则新闻要表达的观点也很典型:中国在加速图书出口,中国出版业也因此会和世界各地的文学界(literary community)产生互动,但“自由表达”的标准显著不同,会使得生意做起来十分困难。

书展结束之后几天,《纽约客》杂志发了一篇报道,叫做《美国最大书展上的审查与推销》(Censorship and Salesmanship at America’s Biggest Book Fair)。这篇文章的作者Christopher Beam显然是个中国通,他的报道的“味道”,颇像何伟(Peter Hessler)的书。文章中作者描述了自己在书展上的观感,他觉得中国的超大型联合展台并没有显示出多少软实力的强大。“中国主题的活动反而强调了中国出版社往海外卖书的失败,反映了这个国家在提升公共形象和文化输出上的挑战。”文章提到了抗议;提到了那篇被删除的报告;提到了一些中国作家对敏感话题的“不方便回答”;提到了一些出版社领导答非所问的官话;提到了展台上的“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出版展”以及这个展览的奇怪英文翻译(Book Exhibition for the World Anti Fascist War Victory Memorial Cum Chinese People Anti Japanese War Victory Seventy Anniversaries);提到了活动现场大多都是中国人,“目标观众似乎都是国内的观众”,而领导讲话中所提到的中美出版社和作者的“深度对话”却没有看到。

这篇报道略带讽刺而又十分犀利。报道采访了一个美国翻译Eric Abrahamsen,这位翻译很清楚中国国情,也指出那些抗议者的问题:在中国,作为真正的文学家,即使写了敏感内容,通常也并不会失去自由。书展外的抗议者们支持的那些作家,并非因为他们写作诗歌或散文而失去自由。而对于官方派遣的超过五百人的参展团,Christopher Beam指出:“问题在于,出版者们看起来根本不知道美国读者想要什么。”
很遗憾,上面这些报道都没有描述书展版权中心(International Rights Center)的情况,那里才是版权输入与输出的最终要的地方。这些报道也都没有观察各个展商展台上的商务洽谈,这也是一个贸易书展的重要环节。这些地方才是“软实力”战场的前线。而这些报道都希望将话题引到政治上。

按理说,由励展公司组织的这个美国图书博览会(Book Expo America)和他们组织的伦敦书展一样,是一个商业展会。这个展览集团每年组织的其他展览不可胜数,涉及各行各业,但很难看到某个展览的影响力能超出行业本身。你不可能想象他们组织的一场包装行业的“瓦楞展”能引起什么政治意味的新闻报道。

这让我想起我在法兰克福书展与同事们的聊天。我在这里听到两种声音,一种是:书展应该是一个纯粹的商业行为,租场地,卖展位,开发各种活动,革新商业模式以吸引展商并提高展览场地的价值。另一种是:作为展示各国文化重要平台的书展,是不可能摆脱政治因素的。

虽然法兰克福书展是一个自负盈亏的商业公司,但它是德国书商协会的子公司。这个势力强大的协会代表整个德国书业。法兰克福书展以商业运作的方式,每年带着德国书业的联合展台去参加世界各地的二十多个国际书展。但因为书作为文化载体,能量之巨大实在不能低估。所以法兰克福书展的许多国际活动都是获得政府资助的,德国的文化实力需要靠这个渠道来得到展示。伦敦书展上的一些活动也有政府部门的支持。

曾在法兰克福书展工作,如今是美国书展国际事务部主管的Ruediger Wischenbart在《纽约客》的新闻里告诉作者:“书展是非常政治化的事情”。他提到了两次敏感的事件,一次是2001年911事件之后,法兰克福书展上有一些展商是激进的穆斯林出版社,人们问: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但作为一个书展,让所有出版社来参展是最基本的职责。另一次是中国作法兰克福主宾国的2009年,因为有“不受欢迎”的作家被邀请到现场作活动,中国官员愤而离场。

但书展本身并不能因此而随意抛弃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区的出版商。法兰克福书展有一个邀请计划,每年都会邀请一些非常小的经济欠发达国家的出版社来参展,免收费用,让那些不为人熟悉的文化能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这不仅仅是政治问题,也是为了使整个图书行业能够更蓬勃地发展。说到底,书业是个创意行业,文化的参差多样是这个行业繁荣的基础,而忽视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很可能就会错过一个创意的宝藏。

中国图书的版权也是从小做大的。2003年整个中国出版业改革,从事业单位纷纷改为企业,各个省的许多出版社都结合起来成为出版集团。加上民营书业的迅速兴起,好书越做越多,图书版权交易逆差日渐缩小。2014年,版权输出10171项,输出和输入比例大约是1:1.76。而2005年的时候,版权输出和输入比是1:10。但现在美国版权输出到中国的数量仍是六倍于中国输出到美国的。跟中国经济比起来,出版的走出去并不迅速。在版贸发展进程中,书展的作用十分巨大,也因此,政府将之作为“走出去”的重要战略之一。

书展有天然的政治性,借助书展进行文化软实力的输出并没有什么好指责的,每个国家都在做这样的事情,国际书展上的国家级联合展台也非常多。需要考虑的问题或许是,我们需要改变 “暴发户”式的展示方式。从国际书展上越来越大,越来越豪华的联合展台我们能看出来, 中国现在是一个文化大国,但它的“大”,就像国内报道这些书展的新闻一样,一如既往地忽视细节的力量。今年美国书展上,展团带了一万本书,但在“宣传”中却很难看到真正的书的身影。

作为一个编辑,我知道中国的好书非常多,但它们都消失在了笼统的统计数字中。联合展台与主宾国活动背后的逻辑相信的,并不是文字、文学与书的力量,而是宣传的力量,这种“宣传”的目的最终不是推动中国出版“走出去”,而是带着“成绩”“走回家”。这样的展台在国外出版商与读者面前显得空洞而无趣,作用不大。而书展开幕时掀起的新闻波澜也会在国外大众面前迅速消失。要让“文化大国”的形象从宏伟的海市蜃楼上走下来,真正走到每个外国读者的手中,我觉得恐怕还是得让国外读者读到更多的《三体》吧。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