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灰土豆

 
 
 

日志

 
 

不仅仅是“书”展——与Britta Friedrich的采访  

2015-06-03 22:46:22|  分类: Book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仅仅是“书”展——与Britta Friedrich的采访
2014年11月

—— 从去年11月到现在,在法兰克福书展做研究期间,跟同事做了许多采访,感觉他们说的许多内容都很有价值。站在书业内部看图书行业,与站在书展的位置上看书业,视角常常是不同的。
我将慢慢整理出一些来,供参考。

url

 

在办公室里,Britta Friedrich精力十足,说话速度很快。
她是法兰克福书展的“媒体工业”(Media Industry)办公室的领导,这里是书展的商业开发部门,负责活动、会议以及其他商业内容的策划、筹备以及运作。



一   书业孤岛的外星人

到法兰克福书展的工作之前,Britta在一间咨询公司工作,为企业在形象上作战略的策划与咨询,让企业知道如何才能在市场中脱颖而出。
当Britta七年前刚来书展时,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一个“异类”(alien)。人们似乎都在想,她能做什么?她会带来些什么?特别是,在这样一个为出版产业做展会的地方?
但是人们的想法需要一些改变。

Britta认为,每一项产业都想着他们自己,就像一个“封闭的商店”(closed shop),关起门来做自己的事情,出版行业尤其如此。我向Britta讲述了我在国内时的工作,作为一个传统纸书编辑,整日埋头在书本之中,外界风云变幻,而我们就像处在风暴中心,还是做着和十年前没有什么变化的事情。
Britta认为出版业应该和外界有一些新交流(exchange),并且重新发现自己(reinvent yourself)。几年以前,外界形势不似今日这般变化迅速,出版界还十分保守。他们有自己的产品,自成一套生产与发行体系,“他们不想去接触做营销的人(marketing people)”。幸亏之后有了社交网络,整个世界交流的方式发生了变化,出版商需要考虑他们此前不与读者(客户)交流的问题。这个孤岛与外界之间的藩篱(barrier)开始被影响,岛上的人开始主动与外界联系。
“举例来说,出版商之前想,做游戏的人都是‘坏的’,我们决不会与他们对话。但后来出版商们发现,做游戏的人更懂得如何与消费者(玩家、读者)互动。慢慢地,出版商明白,自己手中的一些资源与经验也是可以教给游戏的。”

Britta觉得,到现在为止,出版和其他媒体还是处于不同的世界,但趋势是融合,尽管非常缓慢。在融合的过程中,这个行业需要不断地实验。
“没有什么Plan A。人们需要重新思考。美国人在这方面就比较想得开,尝试、失败,尝试、再失败。而亚洲或欧洲的出版公司可能就不会这么想。”

Britta给我举了Burberry的例子。 在八年前经济危机的时候,Burberry几乎要死掉,这个时尚界的老品牌决定革新自己,请来新CEO进行自我“再造”,经过一系列“年轻化”措施,借助新媒体的力量,这个品牌起死回生,并把客户的平均年龄降到了30岁。因为这传奇般的经历,这位CEO (Angela Ahrendts)在2014年被苹果公司挖走。
去向一个不同的世界张望,我们总是能看到新的角度。而从别人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情况,会带来非同寻常的思路。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Britta会在一个“书”展中打造出以跨媒体为主题的会议品牌Story Drive,并让不同领域的人来这个舞台上展示他们的“角度”。Britta甚至请投资界的人士来作演讲,告诉大家在出版界里投资,应该如何挑选一个新的创业者(start-up)。

现在这样一个数字时代,变化太快,你无法知道未来会怎样。你不可能知道未来几年哪个公司迅速成功,而哪个公司又迅速失败了。
Britta说,“我们需要冒险,不应该害怕。”

二   创造的日常

一年中,书展只开五天,而剩下的一年都要为这五天做准备。这一年里的日常工作会分成几块,就像一个个“Work Zone”。

Britta首先提到“重新思考产品”。也就是为书展寻找新的商业模式,新的服务,或者说“新的挣钱的方式”(比如给客户设计新的活动节目[program service],能够促进公司发展的新会议[conference])。而后,需要找到一个成功的方式来实现这些想法。

书展结束之后,首先需要展开一些概念性工作(conceptual work),比如评估本年度的书展工作,在书展上哪些活动与服务是有效的,哪些是无效的;哪些需要停止,哪些需要重新考量。之后就要在这个基础上优化产品,预计未来一年的工作。
在这些工作的基础上发展出一个概念(develop a concept),来年她的团队所负责的活动、会议或服务就建立在这个概念之上。

在日常的项目管理工作中,实现一个新想法大约需要的两到四个月的时间。比如“商业俱乐部”(Business Club)这个项目。从2014年开始,书展上的几个品牌会议被整合到“商业俱乐部”中。其包括国际版权经理人大会(International Rights Directors Meeting),内容与技术大会(CONTEC)以及故事驱动大会(Story Drive)。
项目创意从2013年11月份开始提出,从酝酿到实现几乎用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个项目中,Britta想创造一个平台,这里有惬意的气氛,使到会的交易者有家的感觉。
会议的目标是使参展者获得知识、信息与灵感(knowledge,inspiration),而俱乐部的环境则使它们成为有机整体,并同时强化交际功能(networking)。一般会议中的简单茶歇升级为一种优雅的环境,使知识、灵感以及各种信息在俱乐部中更有效地流转起来。
Britta和团队的同事用很长时间来思考与探讨这种环境的细节——比如这个地方应该像家一样,应该有舒适的家具,有花,或许应该像一间高档宾馆的大堂那样来设计。总之,这个区域要不同于普通的书展氛围。

在各个会议项目的管理与策划中,有节目设计(programming)的环节,需要确定当下什么话题是足够热门的,据此在不同的会议中设定讨论主题。
选择会议论坛讲演者的工作也很不容易。要先做研究,看看哪些人适合来做演讲,有时候是与同事讨论获得人选的推荐,有时候也需要动用一些私人关系。但这项工作还是有一定的风险,因为在不了解一个人的情况下邀请他/她,总是需要面对一个问题:这些人做得好演讲吗?(Can they talk?)
这个时候就要做许多工作去鉴别人选。也许需要面对面地探讨,看看这个演讲者有什么信息要传达。就算如此,有时候,到了临场,演讲者却会临时变换了事先探讨的主题,他们可能有自己特别的信息需要传达。
当然也会有特别成功的例子。“三年前,有两个做游戏的年轻人,他们把《了不起的盖茨比》做成了一个闯关网页小游戏,游戏画面是经典的任天堂红白机游戏的感觉。游戏在网上发布之后很快受到热捧,这是书和新媒体的一个新结合点。”
Britta并不认识他们,但她联系上了这两个年轻人,希望他们能到2011年书展的Story Drive论坛上做演讲。Britta并不确定他们能做好演讲。但这次讲座十分成功,这两个年轻人的讲话十分有激情。
“他们非常受欢迎。”

此外,Britta还有一些更为实际的日常组织管理工作,比如团队管理,预算管理,工作计划等等。

三   不仅仅是“书”展:故事驱动世界

拓展新领域,寻找新的目标客户群体,也是这个迅速变化的时代里,书展必须时时考虑的问题。
书展的会议品牌“故事驱动”(Story Drive)是Britta一手建立起来的。这个会议至今已经开展五年。最初它只是书展中的一个环节,提供给需要信息交流的,打破跨行业屏障的目标客户群体。
而它的起源,是书展总裁Juergen Boos问Britta:你能不能去找一些新的客户群体?
Britta就从媒体“邻居”(neighbor)中去寻找,从娱乐行业直至技术公司。起初,电影公司是非常难接触的,他们会谨慎地想:从书业我们能得到什么?
尽管改编小说或漫画是好莱坞由来已久的传统,但的确值得思考的是,电影行业的人需要来参加一个书业展会的会议或论坛,并从中得到什么吗?

因为身处书展,人们能俯瞰世界书业的变化,并从中观察到媒介的融合,电影在未来,在内容上与其他媒体的合作,或许真的不是改编那么简单。从这个角度说,Britta的眼光非常长远。Story Drive的概念就是吸引这些书界以外的人到书展来,作为特殊的参展者,也能感受到“家” 的感觉。

Story Drive的品牌建立起来之后,书展在阿根廷开展过会议活动。之后又去了中国,但中国的市场非常特殊。当时她与位于中国的德国图书信息中心的同事做过交谈,希望能请到出版界以外的人来论坛做讲座,因为这是一个相关创意的大会(creative conference)。但作为一个“书展”(书展早就有成为“内容展”,“媒体展”乃至“数字技术创新展”的强烈趋势,然而在国内,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在国内展开这样的一个论坛具有十分的挑战性,似乎仍需倚重传统出版企业。人们看不到这个跨媒介的论坛的需要。中国的同事将这种潜在的危险提出来:如果真的请太多其他媒介的人士来开这个大会,出版界的人谁会感兴趣?
而Britta相信这是有可能的——“让我们去找他们谈”。
2014年在北京召开的Story Drive Asia大会,是之前一年Story Drive China大会的升级版。演讲者中除了传统出版社的领导,还请到了亚马逊的副总裁,请到了“来自星星的你”制片人,请到了阿里巴巴数字阅读的领导者,请到了游戏公司的人……
“将这些不同的方面聚合到一起真的很重要。”

Story Drive大会中讨论的那些与创意、跨媒体相关的内容是Britta的强项,这也是她带给书展的成功的新能量。Britta说,Story Dive是她的孩子。她则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这个论坛的代言。

四  闲谈:未来

采访最后,我问Britta 纸书还有没有未来。Britta没有给一个简单的回答。
Britta说,书的未来并不一定与“书”有关,而是与形式(form)有关。Britta站在虚构类书籍的角度来说:书会生存下来,但不一定与纸有关,而是与内容和故事有关。

她觉得,年轻人也可能会读纸书,在一天压力巨大的工作、长时间盯着屏幕之后,他们或许希望在晚上度过非常闲适的休息时光,这时候,传统书籍也许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就像一件舒服的家具。在这样头脑休憩的时刻,“互动”这个如今被各种新媒体,乃至出版界会十分强调的“功能”未必重要了。也许到了周末,会更需要一些互动的娱乐与休闲活动。
Britta不认为纸书会消失,她说,黑胶唱片如今又回归了,因为人们可能觉得CD或者iPod的音质不够好。

Britta在办公桌背后的墙上贴了一张第64届戛纳电影节的海报,Britta说那是她的“灵感来源”。她当年去戛纳参加电影节,觉得这海报十分美丽,便买下来。她热爱一切美丽的东西,这是她的灵感,她的“新能量”(new energy)。
她有一种对美的渴望,这也是智慧的需求(intellectual necessary)。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